司考客户指南

各地招生站

学员心声

司考备考手册

司考书店

司考信息报

司法考试历届真题

13
12
11
10
09
08
08
07
06
05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法网学校 - 法制文学

是什么造就了“亲缘腐败”的疯狂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作者: 时间:2014-12-23 9:04:11 点击: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高铁一姐”丁羽心及其女儿案。这一案件之所以引人关注,不仅在于涉案金额高,也不仅在于此案牵涉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还在于案件背后折射出一个值得社会反思的深层次问题——家族式的“亲缘腐败”。

  □法制网记者陈晓英

  靠贪婪装点起来的“潇洒”人生,就像浪尖上的一片枯叶——沉浮只是瞬间的事情。以爱为轴,以贪为半径,更是只能圈出罪恶的牢垣。

  有着“高铁一姐”之称的山西女商人丁羽心及其女儿侯军霞双双一审获刑,就是最好的诠释。

  12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北京世纪同程投资有限公司经理侯军霞,即丁羽心之女非法经营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8000万元。

  就在侯军霞案宣判的前一天,1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丁羽心案件一审宣判。法院以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判处丁羽心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罚金人民币25亿元。

  侯军霞的事发与一笔打给丁羽心公司的“中介费”有关。在丁羽心和刘志军的“合作”过程中,刘志军一再叮嘱“中介费”不能直接打到丁羽心的公司,但仍有一家中标铁路项目的大型国企将一笔将近一亿元的“中介费”直接打给丁羽心,结果被有关部门发现,并最终导致东窗事发。2010年12月24日,北京警方将侯军霞抓获归案。侯军霞被抓后,其母亲丁羽心于2011年年初被抓获归案,随之牵出刘志军等系列大案。

  据了解,丁羽心至今都非常后悔,在她涉案行为的后期,把女儿卷到案件中来。

  舐犊情深父子齐入歧途

  丁羽心侯军霞母女一审获刑,让“亲缘腐败”这一并不新鲜的词汇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造就了制度与亲情间的微妙关系,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几乎成为家族腐败最完整的诠释。舐犊情深,这种形容父母厚爱孩子的情感,如今成了一些领导干部溺爱、纵容子女违规和犯罪的托辞。

  刘铁男父子,便将这种“亲缘腐败”演绎得淋漓尽致。

  媒体报道梳理出这样一个过程:1954年10月,刘铁男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父亲原本工资不高,还要接济老家的兄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这种苦日子使他产生了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拼搏精神,也让他萌生了过富裕生活的欲望和做人上人的愿望。

  这种意识在一定时期促使他“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他的吃苦、能干也得到组织认可,多次赢得“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在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前,谈起他熟知的产业和政策时,刘铁男称“我在产业政策方面卡得很严,咱国家的装备一定要走国产化道路……”可是,当谈起受贿问题时,刘铁男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贪婪和私心。

  “一听说你搬家,立刻就有人扑上了,要给你送红木家具等等,这么贵重谁敢要啊。”刘铁男一直认为自己抵御能力强、办事坚持原则,对有求于自己的人不给接近的机会。然而,在花费100多万元为自己的房子装修和购置家具时,他却通过下属主动要求私企老板全权代办。

  甚至,他利用其子刘德成收受商人的贿金,唱起“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的“父子二人转”。判决书显示,在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通过刘德成收受的达到3400余万元。在采访中,刘铁男表示,这样做只是“想多帮帮儿子”。

  刘铁男案一审宣判后,中纪委网站就该案件连发3篇文章,透露了刘落马前很多细节,其中,刘铁男教儿子刘德成“做人要学会走捷径”这一细节在网络上引起巨大关注。

  刘铁男坦言,自己一心想往上爬、当大官,这种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既害了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传染”给了儿子刘德成。

  刘铁男内心深处隐藏的贪欲,也使刘德成从小受到潜移默化的不良影响。而他一手给儿子设计的这条“捷径”,更使刘德成步入歧途。

  邱某,浙江某民营企业董事长,刘铁男受贿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行贿人,也是与刘铁男关系最为密切的涉案人。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利用职务便利为邱某的多个项目审批提供帮助。

  2006年,邱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刘铁男。在见面过程中,邱某了解到刘德成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便主动提出可以和刘德成一起做生意。刘铁男当时没有表态,但没过多久邱某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此事“可以考虑”。

  在之后的饭局上,刘铁男将刘德成介绍给了邱某,并嘱咐他“带一带儿子”。

  此后不久,邱某与浙江企业家李某共同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一个化纤公司,通过虚假贸易直接为刘德成的公司输送利益825万元。

  看到金钱来得如此容易,刘德成的贪念也日益滋长:“我听说一些企业家利用不正当关系大肆敛财,我心想有一个当官的父亲,比他们方便……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

  就这样,刘德成在刘铁男的“帮助”下,获取巨额财富易如反掌,而这些财富又催生和加剧了他的堕落。

  刘德成告诉办案人员:“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

  孟子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修身齐家”是“治国平天下”的基础。“亲缘腐败”的泛滥成灾,也充分证明了领导干部家庭里良好的家风必不可少。从刘铁男之子刘德成、郭永祥之子郭连星、蒋洁敏之子蒋峰,我们看到了各种版本的“坑爹没商量”现象。追寻这种现象的根源,便是这些高级领导们别样的“护犊情深”。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高铁一姐”丁羽心及其女儿案。这一案件之所以引人关注,不仅在于涉案金额高,也不仅在于此案牵涉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还在于案件背后折射出一个值得社会反思的深层次问题——家族式的“亲缘腐败”。

  □法制网记者陈晓英

  靠贪婪装点起来的“潇洒”人生,就像浪尖上的一片枯叶——沉浮只是瞬间的事情。以爱为轴,以贪为半径,更是只能圈出罪恶的牢垣。

  有着“高铁一姐”之称的山西女商人丁羽心及其女儿侯军霞双双一审获刑,就是最好的诠释。

  12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北京世纪同程投资有限公司经理侯军霞,即丁羽心之女非法经营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8000万元。

  就在侯军霞案宣判的前一天,1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丁羽心案件一审宣判。法院以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判处丁羽心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罚金人民币25亿元。

  侯军霞的事发与一笔打给丁羽心公司的“中介费”有关。在丁羽心和刘志军的“合作”过程中,刘志军一再叮嘱“中介费”不能直接打到丁羽心的公司,但仍有一家中标铁路项目的大型国企将一笔将近一亿元的“中介费”直接打给丁羽心,结果被有关部门发现,并最终导致东窗事发。2010年12月24日,北京警方将侯军霞抓获归案。侯军霞被抓后,其母亲丁羽心于2011年年初被抓获归案,随之牵出刘志军等系列大案。

  据了解,丁羽心至今都非常后悔,在她涉案行为的后期,把女儿卷到案件中来。

  舐犊情深父子齐入歧途

  丁羽心侯军霞母女一审获刑,让“亲缘腐败”这一并不新鲜的词汇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造就了制度与亲情间的微妙关系,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几乎成为家族腐败最完整的诠释。舐犊情深,这种形容父母厚爱孩子的情感,如今成了一些领导干部溺爱、纵容子女违规和犯罪的托辞。

  刘铁男父子,便将这种“亲缘腐败”演绎得淋漓尽致。

  媒体报道梳理出这样一个过程:1954年10月,刘铁男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父亲原本工资不高,还要接济老家的兄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这种苦日子使他产生了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拼搏精神,也让他萌生了过富裕生活的欲望和做人上人的愿望。

  这种意识在一定时期促使他“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他的吃苦、能干也得到组织认可,多次赢得“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在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前,谈起他熟知的产业和政策时,刘铁男称“我在产业政策方面卡得很严,咱国家的装备一定要走国产化道路……”可是,当谈起受贿问题时,刘铁男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贪婪和私心。

  “一听说你搬家,立刻就有人扑上了,要给你送红木家具等等,这么贵重谁敢要啊。”刘铁男一直认为自己抵御能力强、办事坚持原则,对有求于自己的人不给接近的机会。然而,在花费100多万元为自己的房子装修和购置家具时,他却通过下属主动要求私企老板全权代办。

  甚至,他利用其子刘德成收受商人的贿金,唱起“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的“父子二人转”。判决书显示,在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通过刘德成收受的达到3400余万元。在采访中,刘铁男表示,这样做只是“想多帮帮儿子”。

  刘铁男案一审宣判后,中纪委网站就该案件连发3篇文章,透露了刘落马前很多细节,其中,刘铁男教儿子刘德成“做人要学会走捷径”这一细节在网络上引起巨大关注。

  刘铁男坦言,自己一心想往上爬、当大官,这种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既害了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传染”给了儿子刘德成。

  刘铁男内心深处隐藏的贪欲,也使刘德成从小受到潜移默化的不良影响。而他一手给儿子设计的这条“捷径”,更使刘德成步入歧途。

  邱某,浙江某民营企业董事长,刘铁男受贿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行贿人,也是与刘铁男关系最为密切的涉案人。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利用职务便利为邱某的多个项目审批提供帮助。

  2006年,邱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刘铁男。在见面过程中,邱某了解到刘德成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便主动提出可以和刘德成一起做生意。刘铁男当时没有表态,但没过多久邱某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此事“可以考虑”。

  在之后的饭局上,刘铁男将刘德成介绍给了邱某,并嘱咐他“带一带儿子”。

  此后不久,邱某与浙江企业家李某共同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一个化纤公司,通过虚假贸易直接为刘德成的公司输送利益825万元。

  看到金钱来得如此容易,刘德成的贪念也日益滋长:“我听说一些企业家利用不正当关系大肆敛财,我心想有一个当官的父亲,比他们方便……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

  就这样,刘德成在刘铁男的“帮助”下,获取巨额财富易如反掌,而这些财富又催生和加剧了他的堕落。

  刘德成告诉办案人员:“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

  孟子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修身齐家”是“治国平天下”的基础。“亲缘腐败”的泛滥成灾,也充分证明了领导干部家庭里良好的家风必不可少。从刘铁男之子刘德成、郭永祥之子郭连星、蒋洁敏之子蒋峰,我们看到了各种版本的“坑爹没商量”现象。追寻这种现象的根源,便是这些高级领导们别样的“护犊情深”。

分享到:
打印文本】【关闭窗口

招生专栏

精品课程推荐

2018年司法考试远程培训班

班次

课程介绍

价格

课程试听

报名

6星组合套餐

远程教室①至⑤、⑦

880元

免费试听

点击报名

6星超级组合

6星组合套餐+配套教材

1280元

免费试听

点击报名

7星组合套餐

远程教室①至⑦

1380元

免费试听

点击报名

7星超级组合

7星组合套餐+配套教材

1880元

免费试听

点击报名

超级优惠“学习包”

7星组合套餐+16年配套教材

788元

免费试听

点击报名

远程保过班

网上全程+配套图书+签订协议+专门辅导

5000元

免费试听

点击报名

远程培训课程

①基础先修;②600大纲精讲;③法条强化;④ 真题解析;⑤论述及案例;⑥考前冲刺;⑦题海训练

面授培训全日制系列课程

班次

开课时间

学费

 

班次

开课时间

学费

精典全程班I

3.15至9.5 

15800

精典全程班II

4.15至9.15 

12800 

考前特训班

6.5至7.5

10800

冲刺押题班

8.25-9.5

2800

相关新闻